629.各方反应(五)
作者:看泉听风      更新:2024-02-11 04:45      字数:5136
  门外气氛有点紧张, 当然也是紧张姬断、姬天爱,姬凌霄的气势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了,虽然很快就被北天护住了, 可两人还是脸色苍白、摇摇欲坠。

  北天狠狠瞪着姬凌霄, 要不是阳熙、萧景阳在, 非给这不孝子一个教训不可!

  姬凌霄漠然瞥了两人一眼,“别以为有他撑腰, 你们就可以为所欲为。”他对姬断, 甚至是北天都没什么感情, 他当初检查出水灵体时,姬断甚至想让他当姬氏族长。

  这当然是不可能的, 他再怎么说也是帝君之子,就算姬断、北天脑子坏了, 姬氏长老也不可能同一时间降智。

  可姬断是祖父,这么说自己亲孙子, 北天又没有为儿子出头,姬氏族人哪怕不敢对姬凌霄动手,语言上的嘲讽也是不可避免的。

  要说姬凌霄受多少委屈也不至于, 毕竟他没修炼前有母亲庇护,春和是个护短的,替儿子出头从来不讲究冤有头债有主,都是一家子整整齐齐收拾的。

  姬凌霄也争气,年满一十时,修为已经很高了,也受到族里重视,常年在外修炼,外面的修士强者为尊, 姬凌霄这样的天骄,一看就是将来前途无量的,没生死大事,没人会跟他作对。

  他在外面的日子,反而比族里更逍遥,也不需要母亲庇护了,就催促春和早日闭关修炼。之后的无数年,姬凌霄只是偶尔回一趟姬氏,尤其是进阶人仙后,几乎都泡在域外战场了。

  这样的经历,让他跟姬氏大部分人都没感情,对姬断、姬天爱这样的,谈不上深仇大恨,两只随手能掐死的蝼蚁而已,人会记恨蝼蚁吗?

  姬断也别妄想以北天压制姬凌霄,一样都是帝君,哪怕北天资历比儿子老,真打起来,他或许能胜过儿子,但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更别说姬氏也不允许出现这种事。

  “放肆!”北天几乎是勃然大怒了,“你敢动手试试!”

  姬断抱怨道:“当初我就让你好好管他,你却只顾着修炼,我们辛苦养大他,反而养出一场仇!”

  姬天爱也附和说:“就是!就算他也是帝君了,哥哥你也是他亲爹啊!”

  姬凌霄听着两人的挑拨离间,不禁想起了徒儿的父母。她的父母是普通凡人,按照她现在的修为,想延寿也可以,可小姑娘也没有强求,无病无灾地把他们送走。

  多少人都想不透这点,以为让凡人长寿就是最大孝顺。殊不知对没能力的人来说,长寿更多是惩罚,比较之下,老头子就狠多了……

  姬断那么多年下来,也就一个人仙而已,能活着完全仰仗儿子扶持。他总认为修为迟迟不进阶,是当年生孩子太多,损伤了本源。

  其实这么多年下来,他都不知道吃了多少奇珍异宝,所谓的损伤早补足了,根本不会影响修炼。真正让他无法进阶的,只是当家主那么多年,养成的各种坏习惯罢了。高阶修士最基本的几个素质,他一样都没有。

  阳熙看着面沉如水的北天,心中微微叹气,突然庆幸在养孩子方面,是完全听从昭昭的,要是跟北天一样,孩子娘有了娃,就不要男人了,估计傻儿子比姬凌霄更可气。

  外面两个帝君剑拔弩张,小院里却是一派平静,姚浅柔和地用本源之力包裹这三个小胚胎,小心地移出子宫,放入一朵绽放的长生莲里。

  这朵长生莲是最早的一批精血莲,比不上小矫情能产莲花,但伴随自己千年修炼,内里生机充足,暂时养三个小宝宝没问题。

  她可以负责帮姬美仙移出孩子,但打胎这些不会沾手,让姬断、姬天爱去处理,他们是孩子的曾祖、祖母,做这些事理所当然!

  姚浅只管负责孩子,姬美仙全由芝宝和灵灵照顾,灵灵是草木小精灵中修为最高的,已经是金丹修为了,草木本源也比寻常小精灵多多了。

  芝宝给姬美仙服用了一枚延寿药,补足她流失的生机,灵灵则用自身本源滋养姬美仙身体,前后不过半个时辰,姬美仙已经从一个头发灰白的骷髅,变成弱不禁风的瘦美人。

  姚浅看着直叹气,果然干什么都没有风险,历练有风险,找男人嫁了也有风险!“师姐,孩子我取出来了,这朵莲花大约能养他们一段时间,你——”

  下面的话当着姬美仙的面,有点说不下去了,她心再狠都没法当着母亲的面,让她放弃自己孩子。姚浅是谦虚了,就现在莲花生机流失速度来看,这朵精血莲起码也能提供三个孩子一年左右生机。

  只是姚浅不会说,甚至送出去时,还会把余下的生机抽走,不然让北天发现了,逼着自己交出所有伴生莲怎么办?月份越往后,孩子需要的生机就越多。

  现在刚开始发育,可能一朵莲花能养一年,一百年以后或许就只能养半年了,而三胞胎起码也要养上百年,她哪来那么多莲花?加上小矫情都不够。

  姬美仙看都没看三个孩子,“把他们给姬天爱吧。”修士到底跟凡间世家不同,至少凡间的儿媳,是绝对不敢直呼婆婆名字。

  姬美仙本就不是母爱特别充沛的,更别说这三个小崽子害自己耗尽生机,心里更是厌烦,姬天爱不是要孙子嘛!让她养去!

  趴在窗户上的伏魔,回头满脸担心地说:“姐姐,老爷同北天帝君吵起来了!你要不再等等?”本来大家都称呼北天为老太爷,可他现在这做派,让小家伙们把他踢出自己人行列了。

  姚浅一面把精血莲里的生机转移到其他莲花上,一面说:“没事,师傅会护着我的。”她不害怕北天,这位再生气也顶多骂自己几句,不会对她动手。

  姚浅也已经猜到北天的用意了,一个老牌帝君什么性格都有可能,但绝对不会无脑,也不会讲什么亲情!没脑子、心软的修士早死了,能活下来的无一不是老奸巨猾、心志坚定之人。

  他这么帮扶父亲、妹妹,绝对不是顾及什么亲人感情,就姬断、姬天爱这种极品,傻子才谈感情!北天在用他们来试探、压制师傅!

  帝君父子,这名声对外多好听?可对帝君本身来说,就未必了,一山不容一虎,更何况是两个同样强势的帝君,看看历代强势君王,以及跟他们的倒霉太子就知道了。

  姚浅想了想,就好像如果北天是康熙的话,师傅就是龙凤猪中一位?这惨烈程度,她啧啧了两声,也亏得帝君不死,不然肯定不死不休啊!

  师傅也是不想彻底撕破脸才忍了,但又不能让北天得寸进尺,所以在姬美仙问题上寸步不让!她琢磨了一会,又加大了吸收力度,最后莲胎里留下只能供养孩子三天的生机,就裹着送出去了!

  也不能说她心狠,主要是这三个孩子将来或许会很难,但现在是绝对不死的,姬氏、萧氏都不可能让他们死,北天、阳熙更不会,不然他们脸面都没了!

  多抽走点生机,说不定还能让这三个孩子早日安定下来,至于将来如何,就全看他们造化了!父亲死了、母亲不管,祖父母又是自私自利的,除非是龙傲天,不然前途也定了。

  姚浅淡定地捧着莲胎走出来,“师傅,孩子取出来了,我的莲胎能养他们三天。”三天后还是没人补充就死定了。

  姬天爱不可置信地尖叫:“你的莲胎就只能养三天?你不是有第一元神嘛!用第一元神养!”姚浅飞升法相瞒不过明眼人,大佬基本一眼就能看出,她有阴阳生死莲当第一元神。

  姚浅也不理会这疯子,飞快走到师傅身侧,将莲胎往地上一放,就等着大家来处理了。

  萧景阳眉头皱了皱,他父亲也有兄弟姐妹,他祖父也活着,偶尔他们有事,自己也会帮忙,但像姬断、姬天爱这么放肆的没有,“你不是也有芝仙做第一元神吗?养这三个孩子足矣。”

  阳熙瞥了儿子一眼,姬凌霄神色不动,姚浅、裴长青低头,让人看不清脸上神色,两人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只是心里猜度萧景阳帮忙,是兔死狐悲?

  阳熙看着姬凌霄和他那两个心窍漏成筛子的徒弟,突然觉得北天那种养法也没什么不好,至少儿子出息啊!他家傻儿子所有悟性都点在修炼上了。

  萧景阳的插嘴,让姬天爱咋然色变,半晌后才结结巴巴道:“可是我的芝仙寿元也不多了……”姬天爱资质不好,能进阶人仙,就靠无穷尽的寿元和伴侣的支持。

  寿元是北天替她抓了一只阳神芝仙,炼化成第一元神,使她在金丹时就数百万年寿元。她又前后娶了五个赘婿、嫁了一个夫婿,靠多次嫁人堆积起来的资源才修炼成人仙。

  她现在是不需要芝仙延寿了,可还能替自己调养身体,怎么舍得为了孙子消耗第一元神?她这一任夫君,可不会像前几任那样,对自己言听计从。

  姬天爱只是普通资质,姬断生怕她受委屈,第一任丈夫是入赘萧氏的散修,虽然身份不显,但资质修为都极佳,修炼不过千年就已经是人仙了。

  一般来说,千年人仙是个门槛,只要之后修炼途中不陨落,起码也能进阶到天仙,这样的人才即便是散修,姬氏族里也愿意以嫡支族女招赘。

  可惜这位赘婿运气不好,出族里任务时候陨落了,这倒不影响姬天爱的行情,有一个前途出众的兄长,和疼爱她的有钱父亲,不少散修都愿意嫁这个金娃娃。

  本来入赘就是把自己卖了,那就要找个好人家!只是谁能知道,姬天爱的运气着实不好,一连找了五个短命鬼,修士大多都信一点气运,认为这位姬氏贵女命格贵重,不是一般修士能驾驭的,就再也没人敢嫁了。

  直到北天晋升帝君,姬天爱才又嫁了现任丈夫,萧氏族里的玄仙长老,还在春和的帮助下,千辛万苦生下了一个孩子,只要她不再嫁,估计不会有第一个孩子了,因为她丈夫不肯再生了。

  所以她是真心想保住姬美仙肚子里的孩子,要是只有一个,她肯定毫不犹豫地自己生了,但是三胎消耗太大了,姬美仙的惨状,让她不敢轻举妄动。

  她敢对姬凌霄大放厥词,但对萧景阳不敢如此嚣张,故只是小声辩驳。她心里也委屈,上界各族中琉璃族属于生机最强的,这丫头明明有能力养大孩子,为什么不答应?她给本源珠弥补消耗还不行吗?

  姚浅见姬天爱对师傅、萧景阳截然不同的态度,心里就冷笑,果然老不死都没蠢货,要不是北天故意打压,姬天爱怎么敢对师傅无礼!她现在都怀疑,地脉也是这些人动手脚,就是觉得抓到也没事。

  “你的第一元神珍贵,我的就不珍贵吗?”姚浅不耐烦道,“别想着占我便宜!我是师傅养大的,除了师傅、白叔和大师兄的孩子,谁的我也不养!”

  她主打就是:走极品的路,让极品无路可走!反正她年纪小,不懂事,大佬还跟自己计较?或许自己受委屈,琉璃族不会给自己出头,但牵扯性命,琉璃族肯定不会不管。

  姬凌霄、白冰、裴长青:“……”

  她要不要听听,她在说什么。姬凌霄面对极品亲人的无理取闹,都没有丝毫动容,可对自家幼徒这话,有点撑不住了,到底谁教这丫头说这种话的。

  萧景阳第一次认真端详姚浅,挺漂亮的一个小姑娘,怎么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?

  萧言抬头用罩着轻纱的眼睛看着白冰,孩子养到这份上,也算没白疼了!君和也是孝顺,可不会跟小姑娘那么嘴甜,活到了一定年纪,要的不就是小辈承欢膝下吗?

  裴长青腹诽,小祖宗不要整天闹着分手,他就叩谢天地了,还给他生孩子?他做梦都不敢做这种美梦!他不动声色地抬眸看了姬美仙一眼。

  姬美仙打小就是大师兄养大的,还能不明白师兄的想法?她扑通一声跪下,仰着干瘦的脸,语气柔弱可怜对北天道:“师祖,这三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,孙女又不争气,养不了他们!一切都是我没用!我就跟他们一起走吧!”

  说完她蓦地举起姚浅放在地上的莲胎,狠狠地往地上一摔,期间没有任何做戏举动,如果莲胎落地,肯定是四分五裂,三个孩子也绝对活不了!

  不过莲胎在落地一瞬间,落到了北天手里,他脸色难看的看着姚浅、姬美仙、裴长青三人,咬牙对姬凌霄道:“真是我三个好徒孙!”

  姬凌霄轻笑一声,“因为我好好养了。”

  这话他说得毫不亏心,哪怕是姬美仙,他没管过,但也给她庇护,让长青好好养大,甚至给了她姬姓,让一个琉璃体正常地长大,自由选择她想要的路,这就是最好的养育。

  姬美仙都做到这程度了,北天也是要脸的,自然不会放任事态继续恶化,光脚不怕穿鞋,现在光脚的是姬美仙!他抱着孩子,怒气冲冲地走了,阳熙摸了摸鼻子,连忙追上去,怎么说也是自己徒孙,不能只让北天出面,名声不能给他都赚了。

  姬断、姬天爱见北天走了,也不敢继续胡闹,忙跟着也走了。姚浅见萧景阳没走,忙上前乖巧道:“师傅、景阳帝君,你们入内休息,我去泡茶。”

  这截然不同的态度,让萧景阳大开眼界,没忍住问道:“你是怎么教出来的?”

  姬凌霄冷笑:“你羡慕?”

  萧景阳没吭声,他还真挺羡慕的,虽然容君和也挺好,可自己那几个女徒弟比姬凌霄的差远了,别说姚浅了,就是姬美仙都比不上。

  姬美仙知道自己现在卖相不好,不敢污了师傅眼睛,远远避开,但被姬凌霄叫住:“你现在准备如何?”

  这是姬凌霄同姬美仙第一次说话,她又惊又喜,跪在师傅面前恭声说:“师傅,我想先留在这里,跟着小师妹一起修炼。”

  经历这一场,要说她重燃斗志,冲击什么金仙、天仙是假,可她也认识到,自己最大的靠山是师傅!要男人有什么用!除了自己短命外,还差点让她没命!

  她还不如踏踏实实在师傅门下修炼,大师兄对自己还有几分情义,师妹性子也好,只要自己听话,他们肯定不会不管自己的。,